骆闻舟把费渡推到门上的地窖,然后他就发现被砸了的东西了。 “那是?你把它给我捡回来?” 骆闻舟看着他捡起什么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钥匙呢。” 费渡:“什么钥匙?有宝物吗?” 骆闻舟说:“这件东西很重要,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,我们还可以再换一个?” 费渡:“我说,如果我不相信你们,那么这宝物就在你那儿了。” 骆闻舟:“好了,给你,你说得话我们都没说完 骆闻舟把费渡推到门上,“我知道你,我也是你的学生,这是我的名片,我给你带了午饭过来。” “那麻烦你给我把饭带过来吧。” 费渡拿回了自己的名片,骆闻舟拿着他的名片坐到了副驾驶,发动车子往前走。 他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:“对,对,她就是这样的,这就是她,这样的人,永远都无法改变。” 费渡不知道自己想了多少遍,直到他的车子行驶到了一个路口, 骆闻舟撬门把费渡接出来的时候我都是被骗的! 他们说他和小船是好兄弟,我觉得她俩就应该好,怎么会这么简单!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,小船肯定是骗了我。 我知道这个人怎么可能是小船!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,现在的费渡也不像以前那么老实了,我觉得他肯定有事情,如果没猜测不错,那么他说的这些话一定不是真的! 所以说我要尽快弄明白事情的真相! “我要知道真相。” 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骆闻舟撬门把费渡接出来,然后让他和自己一起回去。 费渡的脸色略显疲惫,他在酒店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坐着,点了份全家桶,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。 骆闻舟没去打扰,也没给他打电话,自己去了附近一家酒店,订了间房——这种情况,一般都是他们两都不方便出来的时候,骆闻舟才会让费渡自己住。 那天晚上,费渡待在房间里,等了好一会儿,见没有人来找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