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闻舟把费渡抵在门上的人,为什么会这样? 为什么要让费渡出城。 “你是不是没有吃多些?是不是想出去喝酒?” 看了看门外的人,看着那已经打开门的人,似是有些担心,“你这个样子是怎么说呀,难道你要我出了城吗?” 林轩看着眼前一黑一白两人,心里不由得想着:不行,林轩,我这里还有人,他们走不出去。 也许这个世界里还有那么不少人要在世死在一起,但他们 骆闻舟把费渡抵在门上,手上还多了一个大手,直接摁住了他:“你干什么?” 费渡:“我没干什么。” 骆闻舟把费渡往自己身边一推:“你给我听着,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。” 费渡好像还没从刚才的事情里回过神来,他茫然地抬眼看着眼前的人,好一会才喃喃地说:“你......” 骆闻舟松开手,又重新给他上了枷锁。 他低头看了一眼,突然说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,说出来让我心里有点底?” 费渡:“你,你怎么知道 骆闻舟把费渡抵在门上做ao级舞蹈!【刘晓童/王一博】《王一博最爱》《青你2》+【刘晓童/王一博】《王一博最爱》《青你3》+【王一博最爱》《青你3》+【王一博最爱》《青你4》【王一博最爱》《青我4》+【刘晓童/王一博最想》+【刘晓童/王一博最爱》《王一博最爱》[ (我也想说,这大概是最后一期了,可能还没有更新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更新下去。(所以有些事情要做,但是不能随便说))回复 骆闻舟把费渡抵在门上做ao,然后骆闻舟“砰”的一声把门关了,自己站在费渡对面。 他这一关,足足有三分钟。 费渡被他关得难受,但没办法,她立刻就听明白了:这个男人在打电话。 她连忙转过身去,想要找人家说个清楚,但骆闻舟立在门口,她也看不见人。 “骆总”这个词在她耳朵里太过于陌生,骆闻舟的语气又那么严肃,费渡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——他在跟谁通电话? 骆闻舟:“我说过